头像

秋葵app下载地址最新

毫无征兆的,白骨妖兽骑士忽然间潮水般退去,它们后队变前队,撤离的速度极快,片刻后就消失在了顾判视线之中。

紧接着,还未等他打开面甲喘上一口粗气,便又惊讶地看到,头顶上的血色月亮飞快消隐不见,脚下的血色荒原同时开始慢慢变淡,直至最终消失不见。

噗通!

顾判双腿一软,差点儿直接跪坐在冰冷的地面,回过神来后蓦然发现自己还身处在沽陵城内,只不过从客栈后院来到了外面的长街之上。

回头看去,从客栈后院到前门长街,这段距离上面墙倒屋塌,形成一条遍是废墟的通路,想来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在鲜血荒野中一路拼杀所走过的路途,映照在现实世界之中便是从客栈后院到前门长街这一段距离。

不过,就算是现在,真的就是现实世界了吗?

顾判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很快便昂首望天,将目光聚集在高悬于天际的,圆盘大小的那轮血月上面。

他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回头朝着已经成为废墟的客栈看去。

那对被他从客房内救出,然后一直带在身边的年轻男女已经不见踪影,不知道是被遗落在了那片血色荒野之中,还是已经死在了客栈的后院,只剩下一地碎尸。

在死一般寂静的长街上走了几步,顾判想了一下,还是从怀中取出了毫发无损的鲜红书册,打开后低低道了一句,“危机暂时已经解除,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

唰!!!

粉嫩清新可爱美少女明眸齿白温馨靓丽

从第一页开始,密密麻麻的鲜红字迹映入顾判的眼帘,也让他原本刚刚稍微放松下来的情绪,瞬间再度紧张起来。

“阴兵过境,阴兵过境,阴兵过境………”

阴兵过境!?

顾判屏息凝神,眯起的眼睛看向长街尽头,地面微微的震动让他不由得一点点绷紧了身体,极力调动着体内几乎枯竭的力量。

长街尽头涌起一片墨汁般的雾气,得得的马蹄声和脚步声逐渐变得清晰,隐隐可以看到排列整齐的军阵正在从黑暗中一步步跨出,沿着空旷无人的街道碾压过来。

顾判将长柄双刃战斧横于胸前,刚刚迈出的脚步毫无征兆又停了下来,目光惊疑不定地看着军阵最前排最中央位置的那个红巾缠脖的骑兵校尉,陷入最为深沉的沉默。

那个人,看起来很是面熟啊。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骑着马正朝他一步步走来的,应该就是刘传檄。

但并不是神迹首领模样的刘传檄,而应该是青春年少版的骑兵校尉刘传檄。

“有意思,竟然在这里面见到了一个熟人,但是这熟人却在不久前刚刚和我面见手谈过,陋狗啊,趁着现在还有点儿时间,你给我分析分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唰………

鲜红血书上浮现出一行文字。

“顾千户征伐于诡境之中,斩杀无数灵怪于诡境,真乃实力通天,心怀大善之圣人……”

“行了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拍马屁,写重点,写重点!”

“将诡境杀穿之后,顾千户重新回到沽陵城中,却对眼前突然出现的景象产生极大疑惑,经过一番调查之后,千户大人发现,阴兵便是幽都阴间的士卒,投影于尘世之中……”

“一般意义上讲,尘世间发生大规模战乱时,披甲士卒阵亡于血杀战场之上,万千冤魂凝聚缠绕,有极小可能会将幽都之门撬开一道缝隙,使得幽魂投入,不过这样的情况只在万年前天地大变,末法大劫,幽都之门关闭之时才会出现,至今万年来还从未出现过类似景象。”

“原来如此,如果说成是投影的话,那就能解释得通了……”顾判深吸口气,缓缓活动着依旧有些酸麻的手脚,语气沉凝问道,“那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又该如何处置?”

“顾千户实乃重情重义之人,感念旧情,不愿对昔日之故人挥斧相向,既然……”

顾判叹了口气,眼瞅着长街对面的步骑开始加速冲锋,咬牙切齿道,“别特么胡说,那货和我是敌人,相互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的敌人!”

“世间烦扰何其多,唯有以杀解烦忧……”破旧书页之上,倏然间所有字迹部抹去,只剩下一排排鲜血淋漓的大字,字字惊心,句句触目。

“师友横死,杀!

缠绵终逝,杀!

修路艰险,杀!

世人阻我,杀!

心意难平,杀!

众生皆苦,杀!

天道无情,杀!

杀!杀!杀!

将乾坤杀个通透,还天地一片清明!”

顾判沉默无语,片刻后将血色古书一合,随手塞入怀中,仰天放声长笑,“你这傻货说的倒是很有道理,杀,杀穿了它们,就没

有问题了!”

长街另一端,阴森晦暗的步骑战阵开始加速,刹那间大队人马已经杀到近前,为首的青春年少版刘传檄一声厉喝,纵马一步窜出近丈距离,制式长刀便朝着顾判当头斩落。

在他身后,五六匹马齐声长嘶,马上骑士同时擎刀举槊,狠狠朝前刺了过来。

顾判并没有任何动作,只见无数道细丝红线悄然闪过,除了“刘传檄”第一时间自马背飞身后撤外,其余七八名军士喉咙上突然出现一道细细的红线,红线瞬间扩大,暗黑颜色的鲜血欢快地喷涌而出,在地面上画出一幅诡异的图案。

“刘传檄”弃刀后退,面无表情望着站在街边建筑阴影下的那人,张开嘴巴发出蛇一样的嘶嘶声,在他身后,更多步骑士卒沉默无言围杀了过来。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这都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弓箭手迅速张弓搭箭,甲士戴上头盔拔刀在手,数不清的披甲士卒沉默无声朝着胆敢阻挡他们去路的那个身影冲杀过去。

此时此刻,顾判终于动了,轰然挥出一直横于胸前的双刃大斧,对如雨般落下的箭簇不管不顾,只是沉默地移动步伐,挥舞战斧。

猩红丝线遍布长街两侧,只要他进入十丈范围内的甲士部不是被红线封喉而亡,便是被大斧一分为二,化作飞灰散去,到了后来,红炎丝线组成的大网迅速自行收敛,消失不见,只剩下那道上下翻飞的斧影,在血色月光中划出道道森寒光芒,将一个个披甲士卒劈碎划破,化为飞灰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