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小蝌蚪视频app旧版

乔梁现在突然离开,乔雨的心就像缺了东西,总是踏实不下来。

“唉……”

乔雨唉声叹气,以此来释怀她心中的沉闷。

“乔雨姐,叔叔没几天就回来了,不用担心。”

“们是从来都没分开过所以不习惯,以后叔叔身体好一些了,经常出去旅行,慢慢的就习惯了。”

秦静温也开口劝着乔雨,她能体会乔雨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像她姑姑离开,她和静怡都很无助是一样的心情。

“我跟周婶说晚上我们包饺子吃,们也在这,我们一起包饺子。”

秦静温说完,拉着乔雨的手朝屋子里走去。

正好今天是周六,秦静怡和孩子们都在,人比较多也就格外热闹。

包饺子,要先准备饺子馅。准备饺子馅这个过程秦静温一直在参与,因为她知道乔舜辰喜欢吃她包的饺子。而且还要注意到乔雨的营养和口味。

大家都想参与包饺子,尤其两个孩子特别活跃。

于是把包饺子这项工作搬到了餐桌上去做,这样大家不但能一起包饺子,还能一起聊聊天。

深秋里一抹红的性感

“姐夫,连饺子都包的这么好看,不错是个好男人。”

秦静温一边包着饺子,一边看着江凯在包饺子。

这是她没有想到的,没想到江凯能把饺子包的这么熟练还很好看。

“好看么,姐还说不好看呢。她说我包的饺子像小猪,太胖了。”

江凯被夸奖的得意洋洋的,但是没有表现的太明显,毕竟老婆大人还没夸奖。

“好看,手艺不错。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家居也样样精通,我觉得很好。乔雨姐,快夸奖姐夫几句吧,他只接受的认可。”

秦静温玩笑的说着,听的出来江凯话里的意思。

这才是爱情,平平淡淡的,但眼里心理,甚至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因为爱人。

“好看,包的饺子最好看。”

乔雨配合着秦静温,不得不夸奖江凯。

“我包的饺子也好看。”

乔舜辰在一边不服气的说了一句,但听起来酸溜溜的。

“的……一言难尽……呵呵呵……”

秦静温回应了乔舜辰,他也在认真的包饺子,但的确没有江凯的熟练也没有江凯包的好看。

“温温,也夸奖一下舜臣吧。从小到大都没包过饺子,能把饺子馅装进饺子皮里已经很厉害了。”

乔雨也笑了,笑弟弟在这种小事情上也会争风吃醋。

看来他真的变了,会笑了,会开玩笑了,最重要的知道在乎别人的想法了。看来爱情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而且是巨大的改变。

乔雨的一句话让在场包饺子的人都笑了,连两个孩子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爸爸加油,爸爸一定能包出最好看的饺子来。”

半月一边笑着一边安慰鼓励着爸爸。

“姑姑不是在夸奖我,她是在讽刺我呢。”

乔舜辰自己也笑了,对比了一下,承认自己包的饺子没有姐夫的好看,但他就是想得到秦静温的认可。

这样其乐融融的氛围在这个家里的确难有,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毫无顾忌的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

这样的气愤任何人都不忍心破坏,只是不是这样的气氛下有些事情也不敢提起。

“舜臣,爸有没有说要去多长时间?”

乔雨收敛了笑容又一次提起了父亲。

“他没说,不过我觉得最少也要两个月,要不然身体也养不好。”

乔舜辰也问过父亲同样的问题,只是父亲也没有准确的回答。

“他现在心情好,我觉得他能恢复的快。不过呢,要是在外面开心住的舒服,我就想让他在外面多住一段时间。”

乔雨的话是在慢慢渗透,但也希望父亲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好好的生活。

“还是家里好,病养好了就回来。外面再好也不是家。”

乔舜辰和姐姐的想法不一样,他认为父亲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跟两个孩子在一起,所以疗养结束还是早一点回来的好。

“在家里表面上看他挺好的,但他内心是孤单的。”

乔雨的一句话说出来,除了两个孩子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乔舜辰也明白,因为心情好所以没说什么。

“舜臣,爸这么多年不容易,一直都是一个人。自从我们和他的关系改善之后他开心了很多,我不想让爸的余生还在为过去的事情歉疚,所以我原谅他。”

“姐希望也能放下以前的事情,不要在怪他。”

乔雨看乔舜辰没有回应,不得不直接提起了这个话题。她不能让乔舜辰直接接受那个女人,必须先让他放下过去的事情。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

乔舜辰不知道自己现在对过去是一种怎样的情怀,只是说起过去就能想到母亲,想到母亲心就会疼。

“以后也好现在也好,都要去面对。早一点把过去给抛弃了,就能早一点开心快乐。对于爸爸来说也是一种救赎,若在不放下,他这一辈子就过去了。”

乔雨知道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但是她也不得不补充一句,让乔舜辰好好去思索一下。

姐弟两个简短的谈话,江凯和秦静温都在认真听着。

秦静温包饺子的动作虽然没有停止,但她心理却一直徘徊着这件事。

乔舜辰还是放不下,虽然跟父亲的关系有所改善,可是心理那道坎没过去。

秦静温也希望乔舜辰放下过去真正开心起来,只有这样父子二人才不会在某一天爆发。

只是怎样才能让他放下一切呢?

晚饭过后,乔雨和江凯回家,秦静怡和两个孩子在玩,乔舜辰却一个人去了院子里。

看着乔舜辰一个人走出去的落寞身影,秦静温知道他心理装着父亲的事情。

“静怡,陪他们玩,我出去看看。”

秦静温说着就起身,但秦静怡不想让她出去。

“姐,他们家的事情还是不要管了。我们毕竟是外人,有些话说出来没有作用反倒惹他们生气。”

秦静怡不同意姐姐出去的原因,是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怕姐姐在受伤。

“我会注意的,没事。”

秦静温执意要做的事情,是没人能拦住的。

她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在劝说几句,最好乔舜辰能放弃过去。他放下了,其实就是饶恕了自己,受益最大的也是他。

秦静温来到外面,乔舜辰正抬头看着天空。

“那么黑能看到什么?”

秦静温站在乔舜辰的身边,同样抬头仰望天空。

“看星星。我看它很渺小,它看我也很渺小。”

乔舜辰漫不经心的回答,但听着的人有感触。

“看它渺小,它看不是渺小。”

秦静温不赞同乔舜辰的说法。

“那是什么?”

乔舜辰侧头问着秦静温。

“在它的眼里根本就不存在,因为它没把放在心理。”

“就像有些事情是一样的,不把事情放在心里,就没有烦恼的存在,这件事情也就无足轻重。”

秦静温借着星星开始了她想要开始的话题。

乔舜辰淡笑,聪明的他怎么可能听不出秦静温的意思呢。

“不是说再也不管我的事么,今天怎么了,想破例?”

“嗯……是不想接受我的破例么?”

秦静温反问着乔舜辰,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管乔舜辰的话她自己都忘记说了多少次了,可是现在还是没有管住自己的嘴,想要说点什么。

“接受吧,要不然真的再也不管我了。”

乔舜辰哪有不接受的道理,此时此刻他真的需要一个人和他谈谈心。

“那我想说什么,应该知道的。”

“乔雨姐说的没错,不管对错我觉得都该放弃了。”

“人活着活的是未来而不是过去,一直被过去影响心情,会加重的负担,会影响的情绪。如果放下过去的一切,我想才能真正开心起来。”

既然乔舜辰给了秦静温说话的许可证,那她就必须珍惜这次机会,好好的劝劝乔舜辰。

虽然乔舜辰改变了对父亲的称呼,但这个家里的低气压依然是存在的。就好像一个原子弹埋在屋子里,所有人都惶恐不安。一旦不小心点燃原子弹,整个家就会军覆没。

这种感觉很压抑,甚至让人恐惧。

乔舜辰再一次抬头仰望星空,静静的听着秦静温的劝说。

“要是母亲还活着这些事情可能就没有了。”

乔舜辰只是有感而发,并没有去面对这个问题。

“可是有没有想过,如果母亲还活着,可能就没有代孕这件事。我们不会相遇,更不可能有两个孩子的存在。”

秦静温给出了一个相反的可能,没有和乔舜辰相持的意思。

“的意思我母亲和只有一个人能存在?”

乔舜辰给出的说法有些偏激,他自己已经意识到了。只是他不相信这样的安排,他更相信他会同时拥有母亲和秦静温。

“不是,不要这么想。我只是想让知道,一切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是我们改变不了的。我们改变不了的那就接受啊,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毋庸置疑。”

“如果像说的那样,我和母亲只能存在一个,那我不会让面临艰难的抉择。就像同时掉进水里的婆媳两个人,我主动放弃被选的权利。”

秦静温给出两种回答,他想让乔舜辰衡量一下选择接受命运的好,还是活在没有意义的过去好。

“那我就失去了?”

乔舜辰明白秦静温给出的可能,失去秦静温她同样会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