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小蘑菇app做任务

   【 .】,精彩免费!

   程露涵上楼去了,留下一老一少大眼瞪小眼。

   程老爷子又看了李锋片刻,突然笑着说道:“小李,听的话,想必心里怨念颇深。怎么,在部队的时候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李锋一愣,随即一脸平静的道:“老爷子说笑了,没有的事,就是看那些小战士日复一日的在这里站岗虚度光阴,有些为他们不值。”

   他心里暗暗叹服程老爷子的目光敏锐,通过他的一番话就一眼看出他心里有些怨气。

   军队发生的事,要说他心里没有怨气那是假的,刚才对那些小战士说这种露骨的话,虽说有替他们不值的原因,也并非没有触景生情,想发泄出来的心态。

   不过经过程老爷子一点,他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发泄。反正他现在已经找到了为之努力的目标,以前的一切,就让它们留在心底,成为自己奋斗的动力。

   程老爷子深深看了他一眼,他何尝看不出李锋在说假话,只能在心里暗叹,李锋这样的人才在军队里,居然也会遭受不公平的待遇,可惜了。

   “老爷子,我陪您下盘棋吧,下完了给您扎针。”

   李锋整理好情绪,将老爷子推到草坪上,又径直去客厅里的拿了棋盘棋子,现在他对小楼里已经很熟悉了,也比较随意。

   程露涵在楼上练琴没有下来,她知道每次李锋来都会陪爷爷下一局棋,下得还超慢,有时候一盘棋就得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她又不懂,可受不了两个大男人在那里磨磨唧唧。

   今天程老爷子有意让着李锋,让他在棋盘上纵横来去,尽情杀伐,到了最后,李锋甚至第一次将程老爷子的老帅将死,程老爷子推开老帅,笑呵呵的说:“李锋,的棋力见长啊,可能再过不久老头子我就下不过了。”

   文艺恬静女子赏白梅花开图片

   李锋像是真的指挥着一场战争干掉了无数人一样,浑身都有种郁气发泄过后的舒畅感,他长出一口气,感激的说道:“谢谢老爷子让着我,也让我排解了心中的郁气。”

   程老爷子笑呵呵的摆手:“用不着谢我,也是自己有天赋,悟性高。这世上有能力的人很多,能对自己有个清醒认识的却不多。看到了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我的开解才有用,否则这一盘棋没有任何的意义。”

   李锋笑着点头,和一个睿智的老者谈话,确实能让人获益匪浅。

   程老爷子见他明白,也就不再废话,锤锤硬邦邦的大腿:“老头子我帮排解了,现在该轮到替我排解了。”

   “好。”

   李锋二话不说站起来,二楼一直在静静流淌的琴声也渐缓直到停止,程露涵就像是掐准了时间一样从楼上下来。

   她对程老爷子很孝顺,每次李锋给程老爷子扎针的时候,无论她的存在有没有用,她都会在一边守着爷爷。

   今天扎针有了件让大家都高兴的事,在李锋扎针的过程中,程老爷子犹如一团死肉的右边大腿第一次感受到了疼痛,钻心的疼痛让程老爷子这种有大毅力大忍耐之人都忍不住痛苦的惨叫了一声。

   “爷爷,没事吧,李锋快停手!”程露涵赶紧扶着爷爷,急得快哭出来了,程老爷子额头上冒出细密的冷汗,紧咬牙关看了眼满脸笑意的李锋,也跟着嘶声笑了起来:“能感受到疼,就说明我这腿恢复一些知觉了。”

   李锋点头笑道:“是啊老爷子,痛就说明的一些神经已经在开始恢复了。”

   “太好了爷爷,的腿开始恢复了!李锋,谢谢!”程露涵喜极而泣,之前几次李锋给爷爷扎针,都在爷爷毫无反应中完成,她都渐渐没什么信心了。

   程老爷子心里高兴,咬牙对孙女挥手:“露涵,去拿一条毛巾过来。”程露涵乖乖的去拿了条毛巾。

   “李锋,尽管扎,别客气,这点痛我还受得了!”程老爷子将毛巾拧成一团塞进嘴里咬着,程露涵有些不忍心,祈求的看着李锋:“李锋,就没有办法让爷爷减轻痛苦吗?”

   李锋苦笑:“一条腿上无数神经,我要一一修复漏洞,实在没办法分心二用。而且必须让老爷子感受到疼痛,我才能知道自己做到了哪一步,这些痛苦,老爷子是必须要经历的。涅槃凤凰,浴火重生。”

   程露涵点点头没再说话,只能尽到一个孙女的责任,在一边陪着自己爷爷。

   也许是终于看到了成果,李锋今天的效率也很高,扎针的过程很顺利,不过和之前一样,一遍针扎下来,他的精气神消耗严重,虚汗不停,最后整个人都是被程露涵和保姆大妈扶着走上楼的。

   一头扎进程露涵柔软芳香的床铺上,李锋沉沉睡去。

   中午醒来,李锋在程家洗了个澡,吃完午饭开车离开青山疗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为了李锋,程家爷孙连吃饭的习惯时间都改了。

   回到苍龙保镖公司,李锋就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雷军和汪兴正站在在训练场外的走廊里抽烟,看到李锋回来,就打了个招呼,李锋瞪了他们一眼:“趁着老子不在就偷懒,小心老子不发们工资!”

   雷军嘿嘿一笑:“锋哥没权说话,现在是沐总给我们发工资。”李锋只是跟他们开个玩笑,自然不会介意。

   其实这两个家伙还是很尽职尽责的,以前保护沐沧澜多轻松,沐沧澜只要在公司里,他们就躲在外面吹牛上网,现在不仅要保护沐沧澜,还得在这边盯着保镖们的训练,可没问李锋要一分半点的加班费。

   “滚蛋,今天下班的时候我就给沐总说,从现在开始不给们发工资。”李锋笑骂了一句,正打算上楼,汪兴突然凑了过来说道:“锋哥,告诉一个事,一定会高兴。”

   李锋顿住脚步:“什么事?们俩酒后乱性了?”

   “去去去!”汪兴顿时满头大汗,很快又换了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锋哥,一定想不到,大金牙被人捅了,肚子上一个大口子,据说当时连肠子都涌出来了……”